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口碑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5:44:0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口碑,北仑那里可以做无痛人流,北仑无痛人流术的价格,宁波华美的无痛人流,奉化专科人流的医院,慈溪做无痛人流去哪家医院,慈溪的妇科医院哪家最好

吴文俊在泰国

  他是中国数学界的泰山北斗,1956年就与华罗庚、钱学森一起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。他开创了近代数学史上第一个由中国人原创的研究领域,82岁高龄时又站在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领奖台上。浩瀚宇宙中,一颗被命名为“吴文俊星”的小行星和光同尘,世间巨星却已陨落。2017年5月7日7时21分,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文俊因病医治无效,在北京逝世,享年98岁。斯人已去,空余追忆。“吴文俊一生淡泊自守,对于名利看得很轻,从来不宣扬自己,以至于他在国内的知名度与他的成就极不相称。”近现代数学史研究者胡作玄说。

  中国数学梦:想让外国人跟着中国人跑

  2000年的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被授予两个人,一个是吴文俊,一个是袁隆平。在当时的介绍中,吴文俊的成就是“对数学的主要领域——拓扑学做出了重大贡献”“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”。

  拓扑学被称为“现代数学的女王”。上世纪50年代前后,吴文俊由繁化简、由难变易,提出“吴示性类”“吴公式”等,为拓扑学开辟了新的天地。

  他的工作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,令国际数学界瞩目,也因此成为影响深远的经典性成果。吴文俊的工作被五位国际数学最高奖——菲尔兹奖得主引用,许多著名数学家从中受到启发或直接以他的成果为起始点之一。“对纤维丛示性类的研究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。”数学大师陈省身这样称赞吴文俊。1956年,吴文俊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。

 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后期,吴文俊又提出用计算机证明几何定理的“吴方法”,开创了近代数学史上的第一个由中国人原创的研究领域——数学机械化,实现将繁琐的数学运算证明交由计算机来完成的目标。

  这一理论后来被应用于多个高技术领域,解决了曲面拼接、机构设计、计算机视觉、机器人等高技术领域核心问题。2011年,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发起设立了“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”。

  吴文俊曾与陈省身、程民德、胡国定等中国老一辈数学家共同提出“中国数学要在21世纪率先赶上世界先进水平,成为数学强国”的宏伟目标。

  吴文俊补充道,当时还提了“三步走”和具体规划,想把全国数学界动员起来,实现“率先赶上”的中国数学梦。我做梦都在想哪个领域赶上去了。搞数学,光发表论文不值得骄傲,应该有自己的东西。不能外国人搞什么就跟着搞什么,应该让外国人跟我们跑。这是可以做到的。

  吴文俊的各项独创性研究工作使他在国际、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。2010年,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批准,国际编号第7683号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“吴文俊星”。

  做“有意思的事”:中国古代数学给了启发

  2011年记者采访吴文俊时,北京天气十分闷热,吴文俊鹤发童颜,拄着拐杖在门口迎接。落座后才得知他前段时间不小心摔了一跤,手臂上还留着大片的淤青。“我就喜欢自由自在,做些有意思的事情。”在吴文俊心里,数学研究就是件“有意思”的事,尤其是晚年从事的中国古代数学研究,更是自己“最得意”的工作。上世纪70年代后期提出的“吴方法”,被认为是自动推理领域的先驱性工作,对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研究影响深远。这一开创性研究,就是吴文俊在中国古代传统数学的启发下取得的。在同一时期,吴文俊还用算法的观点对中国古算作了正本清源的分析,认为中国古算是算法化的数学,由此开辟了中国数学史研究的新思路与新方法。“我非常欣赏‘中国式’数学,而不是‘外国式’数学。”吴文俊在那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中国古代数学一点也不枯燥,简单明了,总有一种吸引力,有意思!”

  熟人眼中的“老顽童”:70多岁坐过山车

  吴老是个十分开朗乐观、热爱生活的人。90多岁的他还经常一个人去逛逛书店、电影院,偶尔还自己坐车去知春路喝喝咖啡。95岁时,他光脚穿皮鞋在家走动,说这是懒人最好的锻炼方法。他满头银发径直竖着,胖胖的脸上架一副眼镜,高兴时脖子一缩,笑了。在熟悉的人眼里,吴老是位“老顽童”,常有一些惊人之举。70多岁时还坐过山车,当被记者问到时,吴老脖子一缩,又乐了:那是不知厉害,上去以后简直要命了。当时在香港开数学家大会,我做完大会报告就跑到公园。工作人员不让坐,我说自己身体好得很,不到70岁,骗了一下混进去了。一次访问泰国期间,他坐到大象鼻子上开怀大笑,还拍下了照片。

  吴文俊在70岁的时候,曾经写了一首打油诗:“七十不稀奇,八十有的是,九十诚可贵,一百亦可期。”到了80岁大寿的时候,他对这首诗做了微妙的修改,把每一句都增加了10岁。吴老平时喜欢历史小说。他说:像玛雅民族的历史,突然中断了。我很好奇。前段时间,中国月球车登月了。月球很奇怪,总是半个面孔对着地球,另一面不知道什么样。有很多人类不知道但非常重要的东西等待研究和发现。

  自认“笨人”:“让人踩在我的肩膀上再上去一截”

  “做研究不要自以为聪明,总是想些怪招,要实事求是,踏踏实实。功夫不到,哪里会有什么灵感?”吴文俊曾在采访中这样说。“数学是笨人学的,我是很笨的,脑筋‘不灵’。”他说。可就是这样一位自认为“很笨”的人,总能站在数学研究的最前沿。面对各种荣誉,吴文俊看得很轻。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后,他说:“我不想当社会活动家,我是数学家、科学家,我只能尽可能避免参加各种社会活动。”他也曾谦逊地说:“不管一个人做什么工作,都是在整个社会、国家的支持下完成的。我们是踩在许多老师、朋友、整个社会的肩膀上才上升了一段。应当怎么样回报老师、朋友和整个社会呢?我想,只有让人踩在我的肩膀上再上去一截。”综合新华社、《中国青年报》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最好的的人流医院